我在武汉送包裹

wxsync 2021 04 a59c97d882f3abaae4708a0afb7a04fa - 我在武汉送包裹

文/蔡晓霞、李宏达
编辑/屠雁飞

“整条街空荡荡的,只有零星一两个外卖员戴着口罩在送餐。”

这是江西小伙潘国珍,留守武汉的第三年。

在他工作的武汉黄陂区,街头巷尾的年货店早已关门。水果店和小超市也门面紧闭,平日里拥挤的地铁、公交如今都空空荡荡。

wxsync 2021 04 707519bfbb7a50561c8b5e986985f631 - 我在武汉送包裹(26日,潘国珍拍摄的武汉街道)

年前,潘国珍还计划着,将老家的父母接来武汉,一起过年。

但就在除夕前一天,这个拥有1100万人口的武汉城被“封”住了。从这里发端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,向全国范围蔓延。截至1月25日24时,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收到30个省(区、市)累计报告确诊病例1975例,累计死亡病例56例。

这几天,绝大部分物流都已停运。潘国珍和他的5名同事,成了整个武汉黄陂区,唯一给市民家里输送油、米、面和消毒物资的人。

wxsync 2021 04 5869e7ad68ba56a86116b44a726ac06e - 我在武汉送包裹

wxsync 2021 04 4adc70226009a9a4e367e56b3805bf04 - 我在武汉送包裹疫情公布后,送货量涨5倍

其实,早在12月中下旬,潘国珍就听到从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传出来消息:“据说有人得了传染性肺炎,症状跟2003年的SARS很像,但当时大家都没当回事儿。”

1月中旬,潘国珍都快忘了这回事儿了,直到1月20号,媒体上轮番报道,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新闻,“大家才慌了,所有人都疯狂扫荡线下药店买口罩。”

潘国珍是武汉市黄陂区盘龙城丹鸟配送站的站长,负责天猫超市的物流配送。

站点配送范围覆盖了武汉三环外的多个乡镇,服务周边人数达到上百万人。“多是住宅区,比如恒大名都、名流人和天地、歌林花园等,都在我们配送范围内。”

wxsync 2021 04 f6ae05aacae0954a747f1540bab5e752 - 我在武汉送包裹

潘国珍也接到公司电话,让他赶紧去买口罩。他跑到附近的药店,买了10包一次性医用外科口罩,一包10片,“平时六七块钱一包,买的时候已经是21块钱一包,队伍从街上一直排到店里。”

公布疫情后,站点的送货量涨了五倍。

站点库里,存放着堆积如山的包裹,“大多是一些米面油之类的粮食,也有一些贴着预防物资专属黄标的口罩、消毒液之类的紧急配送物资。”

春节期间,潘国珍的站点,留下了6名配送员留守送货。“一开始只有5个人,自从疫情信息发布,货量一下子激增,大家都在囤消毒液、口罩、大米、桶装水、泡面等。只要是人吃的东西,都被疯抢。我们送不过来,就增加了一个配送员值班。”
wxsync 2021 04 4adc70226009a9a4e367e56b3805bf04 - 我在武汉送包裹26日,雨

在武汉打拼了三年,潘国珍已经把家安在了武汉。比他来得更久的,是丹鸟汉口区百步亭站点的站长吴强。他在武汉已经待了十年。

吴强送快递的区域包含了百步亭的小区、城中村、甚至还有大学。

来自东北的吴强说,武汉人很热情,但是热情的方式和东北人不一样。

“东北人是喝酒,武汉人是递烟。”

疫情爆发以后,武汉人表达热情的方式从“递烟”变成了“递口罩”。年二十八以前,许多快递员出去送快递的时候,许多当地市民都会送他们口罩。

而年二十八以后,快递员们基本上没办法跟客户接触了。但天猫上的生活物资,还是可以输送的。

这几天武汉一直在下雨。吴强说,那种冰冷和泥泞比东北的冬天还要难受。

接受采访的时候,吴强刚刚给一个因疫情而被封闭的城中村,送完包裹。

寒冷的武汉大街上空荡无人。他在电瓶车后座绑上了十几个纸箱,戴着一顶红色的套头帽,就匆匆冲进了风雨中。

靠近城中村,有一条明确的警戒线。吴强把快递放在警戒线的一旁,然后远远地退开,打电话给客户,让他们下楼来取包裹。他就等在那里,默默地注视着最后一个人,把最后一个包裹取走,这一趟的任务才算是彻底完成。
wxsync 2021 04 4adc70226009a9a4e367e56b3805bf04 - 我在武汉送包裹“他们很怕,我们理解”

潘国珍所在的站点,配送量也再次激增。配送员人均一天要送70多个包裹,且多为矿泉水、米、消毒液等重物。

人手不足,潘国珍“披挂上阵”,也上门送起了包裹。

有一个客户,一口气买了16桶四升装的矿泉水。“小超市已经全部关了,只有一些大超市还开着。不过,四升装的矿泉水,在大超市也不常见。”

现在,小区保安开始限制配送员进入。潘国珍给客户打了电话,告诉他东西已经送到了。

“24号开始,我们就尽量不跟客户碰面了。把东西送到门口,再电话告知,让客户收货,而不是当面递货。客户很怕,我们都理解。”

wxsync 2021 04 7ea100f39870820cca189bea02c63a96 - 我在武汉送包裹

尽管如此,将东西放在客户门口,潘国珍还是有些不放心。见有人来拿走,他才返回。“以前从来没有过这种情况。”

有个年轻的配送员送货回来后,有些委屈地告诉潘国珍,“今天有个客户,往包裹上喷洒消毒水才拿。”

他也遇到过被拒收的情况。武汉最近一直下雨,潘国珍送的包裹偶尔会被打湿。“客户说,湿了有病毒,不肯签收。”潘国珍只能将包裹,又带回了站点。
wxsync 2021 04 4adc70226009a9a4e367e56b3805bf04 - 我在武汉送包裹喷完消毒液才敢进门

更多的时候,潘国珍则留守在站点,等待配货。

1月20日之后,潘国珍每天上班前第一件事,就是给配送员发口罩,一人一天3个。“药店已经完全断货了。一开始限购每人一包,现在药店每天定时供应。早上9点半开始卖,半小时左右就没了。”

买完口罩,潘国珍也收到了丹鸟总部分发的医用口罩、消毒液、一次性手套、体温计、硫磺皂等防护用品。“公司通知每一位向消费者提供上门服务的配送员必须佩戴口罩。对于工作人员,尤其是一线配送员的健康状况,要做到每日多次监测。”

wxsync 2021 04 96f50343882bdc93a759fbbd4579636a - 我在武汉送包裹

看着新闻上增加的确诊人数,他也感到“一阵又一阵的心慌。”截至2020年1月22日18时,全国共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460例;截至1月23日24时,639例;截至1月24日22时, 896例;截至1月25日24时,1975例…

每次回家前,潘国珍会将工作服换掉,穿上干净的衣服,全身再仔细地喷一遍消毒液才敢进门。潘国珍家里,有妻子和6岁的孩子。他们今年都待在了武汉,陪着他加班。

“我不是不怕,这种情况,谁不怕啊。”潘国珍说,但如果自己回到江西老家过年,那么站点就没人配送了,“像消毒液,线下已经完全卖断没货了。我们是唯一渠道,我们不能撤,我们必须去。”
wxsync 2021 04 4adc70226009a9a4e367e56b3805bf04 - 我在武汉送包裹没一个认怂

身处疫区,吴强说,平心而论,谁都害怕。但这个站点的配送员,没有一个人认怂。

“即使自己不用来加班,也要赶来站点,帮忙把囤积的包裹送完。”

wxsync 2021 04 c53bc2c1f5b5362fc30a748c73c44339 - 我在武汉送包裹

疫情爆发以后,丹鸟配送员们接到了通知,每天要测量3次体温;每次送完快递以后,都要洗手消毒。每天午间,吴强就和几个快递员一起吃泡面。

“本来我们经常去街上吃点热干面什么的,现在店都关了,只好吃泡面。”

虽然“营养”差了点,但吴强每天干劲都很足。武汉的公交刚开始停运时,他就开着私家车接团队的伙伴们来上班。晚上,无论多晚,都开车把每个同事送回家。

wxsync 2021 04 f32e7aeedb60a5f0cd758321ac07dc39 - 我在武汉送包裹

按照规定,从今天开始,武汉的私家车也不能随便使用了。吴强就“征用”了其他同事的电瓶车,给值班的几个同事每人配了一辆,让他们骑车回家。

其中有一位同事家住得很远,一块电瓶都撑不到家,吴强就让他多背一块电瓶。

疫情当前,全城戒备。

一些丹鸟小哥的家属打来电话,希望他们回家,不要再送货了。“他们扛住压力,都留下了。”

“从我的角度,我是希望大家留下的,因为配送压力真的很大。春节期间,配送工作就是一个萝卜一个坑,少一个萝卜都不行。”潘国珍说,“武汉几乎所有的丹鸟站点春节期间都不打烊。”

wxsync 2021 04 7c21cf34b4ef29dcfd3524458da0c07f - 我在武汉送包裹

版权声明:放单平台 发表于 2021年4月14日 上午5:02。
转载请注明:我在武汉送包裹 | 补单网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