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点击上方蓝字可关注我们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文/屠雁飞
编辑/千夜


尼泊尔,有一种神秘的植物果实。

它翻山越岭,飘洋过海,来到印度、日本、中国,摇身一变,可以卖出上百万的天价。

它叫金刚菩提,是金刚菩提树的果实。传说中,当年释迦摩尼就是在菩提树下成佛。

早些年,笃信佛教的东南亚买家,把它做成手串,对它爱不释手,价格炒得居高不下。2013年前后,越来越多的中国人,也开始玩起了金刚菩提手串。先是在北方,然后迅速蔓延到全国。

高峰时期,一颗27瓣的金刚,在北京潘家园古玩市场的报价是30多万人民币。

尼泊尔是全球金刚菩提最大的的产地。那里的金刚菩提沟壑明朗清晰,肉度饱满,深受各地买家的喜爱。

天价的金刚菩提,鼓舞着一波波爱冒险的中国人,赴尼淘金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去尼泊尔淘金

二一就是在这股风潮下,去尼泊尔的。早些年,他的堂哥在尼泊尔的山上收购金刚菩提,拿完货再批发到北京潘家园的文玩市场,发了财。

2015年,二一大着胆子,跟堂哥去了尼泊尔。

可一下飞机,真实的尼泊尔却让他发怵,那里的条件比他预想得更艰苦。尼泊尔土路很多,还经常停电。就像六七十年代的中国。

收购金刚的地方在山里。上山的路线,一共只有两条。

一条是坐大巴班车,车子开了20多个小时,才到了山口。还要坐几个小时当年英殖民时期的军用路虎车。有时,上山的人多,二一被挤到了车顶的位置。“得两个手抓紧栏杆,才不至于在颠簸的山路上,飞出去。”

另一条路线,要坐飞机。就是搭乘那种18人的小型飞机。“但像这样的小飞机,每年都会出两三次事故。”

一群人去山上收货,住的宾馆,是土房。为了多腾出些房间,房东在楼上用竹竿又搭了一层。楼上跳一下,楼下就晃得厉害。二一第一次去的时候,那里停了8天电。

晚上几个人随便在木板上垫个东西,铺个草席就睡下了。当地有一种虫,被咬后,身上会起很大的疙瘩。二一也被咬过一次,又痛又痒。后来,他再上山收货的时候,都背着睡袋,衣服也不怎么敢脱。

种植金刚菩提的山头,远离市区,很少有警察会来巡逻,往往被当地的混混把持、控制。他们组成帮派,不允许外来人 随便上山,收金刚菩提,威胁卖货给中国人的村民。最严重的一次,在古龙,几个帮派成员直接用枪抵在二一的头上。“我都能听到‘咔嚓’的子弹上膛声。差一点,就回不来了。”

金刚菩提的外形,跟核桃有点像,却要小得多。从当地农民手里,二一背回了一麻袋一麻袋的金刚。一麻袋有几十公斤。每收一次货,他 都要扛回一两百公斤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二一从里面挑出瓣数多的,个头大的,再运回“潘家园”批发到全国各地。“大概能挑出三分之一。”碰到品相好的,一颗菩提,价格就能翻个十几倍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尼泊尔大地震

金刚菩提是菩提树的种子,是可再生资源。之所以受到买家的热捧,是因为长期的信息不对称,市场不透明。一件成本上百元的金刚,有时甚至被卖到几千元。

看到滚滚红利,金刚年年被当地人量产。时间久了,行情越来越差。但尼泊尔人对中国市场并不了解,他们把价格越定越高。二一明显觉得,“越来越难做了。”

2015年4月25日,二一恰好回国发货。第二天,留在尼泊尔的朋友上山收货,遇到了大地震。

当天下午14时11分,尼泊尔发生8.1级地震。

第一波地震,在毫无预警之下袭来。山上滚石纷纷落下。在市区的一家酒店,顷刻倒塌的墙体,直接压死了酒店老板娘。当时,二一的一个朋友就在她旁边,老板娘的血溅了他一腿。“过了半个月,那个哥们的腿还抖着。”

收货的一行中国人,跟着当地人逃到了皇宫的广场上。一路上,遍地都是坍塌的房子和无家可归的人们。许多牲畜被压死在畜栏里,那可能是当地村民唯一的财产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正当所有人想和家人报个平安,发现网络已经中断。再恢复时,新闻里却传来了“第二波高达七级的余震,即将爆发”的消息。广场上空腾起很多只乌鸦,放眼望去,到处都是一片哀嚎,所有人都觉得“完了。”

接下来的一个月,尼泊尔经历了265次大的余震。死伤无数。

大地震让尼泊尔陷入了空前的困境,包括二一日后的妻子在内,所有活下来的亲历者,都像经历了一场旷世持久的战争,劫后余生。

二一也开始重新思考、规划自己的人生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泡在苦难里的尼泊尔人

尼泊尔的手工便宜。一个鞋匠一个月工资才几百块人民币。许多店铺老板,甚至连手机都没有。但他们制作的手工鞋、羊绒披肩、羊绒围巾、银饰,却工艺精致,用料考究。

这些年,二一在尼泊尔看到不少国内没有的宝贝,也认识不少当地的匠人朋友。有时,他还会送他们一部国内的老式智能机,这在当地很受欢迎。

二一的朋友胡森是尼泊尔本地人。他娶了中国媳妇,却因为没有房子,老婆、孩子一直留在国内娘家。

二一说,胡森早上八九点就开门营业,一直开到凌晨1点多钟。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。

有一次,他告诉二一,在尼泊尔,好一些的学校一年学费大约7万到14万人民币。自己这么努力,就是为了能早点把家人接过来,让孩子读个好学校。

胡森勤快、靠谱。后来,二一出了十几万,跟他一起合伙开了一家首饰店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20来岁的Irfan,也是二一在尼泊尔交到的朋友。

Irfan的老家在克什米尔。那是印度和巴基斯坦中间的一个地区。持印度护照的Irfan,却不怎么喜欢印度。所以20多岁的时候,就只身来到了尼泊尔。


二一曾去过Irfan在克什米尔的家。为了招呼远道而来的客人,Irfan的家人整天换着花样给他做饭。“不是咖喱鸡肉,就是咖喱羊肉。其实他们平时吃得很省,就吃些咖喱土豆和青菜。”

Irfan的爸爸是做手工铜壶的工匠,手艺好,人热情。但当地动荡的环境,停滞的经济,让他50多岁的年纪,却比大部分中国同龄人,看上去更苍老。

 “那里的人,都泡在苦难里生活的。” 2017年,二一做起了淘宝全球购买手,他想通过直播把他们的好手艺,卖到中国去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
一开始,每场直播,二一只能卖出一、两双手工鞋。

但尼泊尔的老板也无所谓。不管卖出多少东西,他们总是热心地对着镜头介绍,这些手工品是怎么做出来的,还带着二一去拍摄他们的小作坊。“有时,到饭点了,他们还会搞点咖喱饭招待我。”

播了几个月后,一场卖手工披肩的直播,终于来了大几千个粉丝,一口气卖出了5700块。

二一的买手店,渐渐上了轨道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每年捐出40万

为了做直播,二一跑遍了尼泊尔大大小小的店铺。

有一次,他去加德满都的一家相熟的手工鞋店拿货。老板说,今天不开门,他们要去孤儿院。二一也想跟去看看。老板同意了。

那是他第一次去尼泊尔的孤儿院。

孤儿院建在山上。车子从市区出发,开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到达了山顶。

院里有三十来个孩子,年龄在两三岁到十来岁。老板告诉他,他们的亲人,绝大部分是在2015年的那场尼泊尔大地震中丧生的。

二一他们去的时候,已是十月,尼泊尔进入旱季。山上干冷干冷的,土路冻得硬邦邦的。所有的孩子,却赤脚穿着人字拖鞋。他们连统一的校服也没有,人人穿得破破烂烂的,身上散发着奇怪的味道。要知道,这时候的加德满都,好学校里的孩子们已经穿上了西装制服,女孩子都穿着那种厚点的呢裙子。

最夸张的是他们住的房子。那是用脚手架搭起来的简易工棚。烧煤气的灶台只有一个,所有的桌椅,都是用木头拼起来的。

一群孩子中,年纪最小的,是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。“她话很少。因为从没见过中国人,刚开始她还有点害羞,不愿让我抱。但玩了两个小时,我们准备走时,她却哭着不让我走了。”

那天,二一的儿子也在场。分别的时候,两个小孩哭成一团。小女孩依依惜别的表情,刺痛了已为人父的二一。

二一的老家,在河南南阳的南赵县,那是过去的贫困县。小时候,二一的母亲,身体不好。为了生计,二一的父亲常年在外面做些小生意。

他们一家的伙食,全靠二姨家帮衬。二姨家有10亩地,每个星期,二姨都会运来一蛇皮袋的蔬菜和食物。住在周围的邻居,则为二一家的孩子们,凑过上学的学费。

童年的经历,让他心地柔软,也愿意帮人。他把每月买手店的一场直播,定为公益直播。不管卖出多少,都用来做公益善款。他组织了所有尼泊尔的华人,定期去孤儿院,送衣服、送食物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
因为直播生意好,二一如今一年能赚百来万元。他拿出40万,全部捐给当地需要帮助的人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
博卡拉的一家卖手工包包的店铺,是二一买手店的供应商。博卡拉重男轻女。当地妇女,几乎没有什么收入来源。跟普通店铺不同的是,店里的手工品,是那里600多个农村妇女亲手制作的。

在他们店里,有位收银员,30来岁。她的整只手都不能动,脖子上有些深深浅浅的疤。那是在一次大火中,被烧伤的。她的丈夫,抛弃了她。老板请她来店里,做了收银。

因为这个原因,每次直播,二一都会在那家店里,停留得格外久一点。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南非温商二代 日本二胎妈妈   台湾艺人   
西班牙留学生   纽约女装设计师   
澳门买手   日本拍卖行会员 异类网红萌大雨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关注“卖家”公众号,回复“直播”,获取2020淘宝直播公开课官方课件及干货PPT。


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

版权声明:放单平台 发表于 2021年5月11日 下午4:50。
转载请注明:一颗卖30万,中国金刚炒家的尼泊尔之旅 | 补单网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