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OADING STUFF...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点击上方蓝字可关注我们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
文/姜雪芬、金斌、于绍洋、郑亚文、范婷婷
编辑/范婷婷

双11的包裹,你收到几个了?

中国最北小店里的山珍,快的话三天就能送达在海南过冬的老铁;严控成本的义乌老板,光在包装上每单就能省下几毛钱;上亿剁手党在云监工的直播间里,被数字物流治好了焦虑;小区里的快递员因为变长的双11,缓解了送货密度;菜鸟驿站里有强迫症的小雷,把货架摆成了“图书馆”……

尽管物流信息会不断提示我们,包裹到哪儿了,但其实那些字眼,并不能真正为我们还原一个包裹的神奇旅行。当收包裹已经变成再熟悉不过的生活一部分,它的进化史,是一个掺杂着生活气息、科技智能和快递末梢的社会化协同。

这次天猫双11,诞生了22.5亿个包裹,每个包裹的足迹里,都有他们的身影。
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最北小店
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零下15度,大兴安岭雪纷飞。天还未亮,董菲菲就进山采摘野果了。踩在铺满雪的路上,呼哧呼哧声和靴子踏雪的声音交杂,寒风在耳畔呼啸,她形容这是“外地东北人最解乡愁的声音“。


天色渐亮,望着两旁的林海雪景,她开始兴奋:家乡的美景真的值得一看。巡山路上,冰冻路面上冒出一头外出觅食的黑熊,她吓了一跳,稍做镇定后,依旧不忘推荐:兴安经典打卡景点,胜似魔界。

董菲菲今年38岁,大兴安岭呼中区人,当了20多年的山大王,最爱巡山。12年前,她在网上开店,将山中珍奇野味销到大江南北。买家收到包裹,查阅发现发货地离中国最北小镇漠河仅3个多小时车程,于是她有了一个“中国最北小店巡山女大王“的称号。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今年双11,董菲菲准备了榛菇、蔓越莓干、野生覆盆子、大兴安岭野生冷水鱼、野生山丁子干、大松子等山中美食,为外地人送去家乡的味道。

这些天来,店里平均每天有100多个订单,她一个人做客服、打包、发货。前些年,最困扰她的就是发货了,那时附近没有快递点,冰天雪地里,她和母亲拖着自行车,一个掌车把一个扶着后座货物,走好久才能到邮政局。

为了方便发货,她和家人搬到了离大山3个小时车程远的地方居住。随着圆通、韵达、顺丰等快递在当地设立站点,快递员上门取货,她的生意轻松了许多。

合作的圆通快递员杨哥最近也连轴转。赶上双11,小店发货量增加。通常,包裹需要3天左右到江浙沪,6天才能到达海南省,为了不让买家着急,他和同事们早上6、7点就起床上门收件,中午在站点匆忙吃饭,下午接着收件。

杨哥年近五旬,是一名有两年经验的资深快递老哥,也是店里合作最久的快递员之一。这几年,当地网店越来越多,快递员也多了。在冰天雪地中奔波时,快递员也没少羡慕别人在热炕上不受罪,但是通过努力,他们也能获得一份收入维持生活。
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这次双11大概能为董菲菲带来10多万元销售额。这对于她来说,不是笔小数目。“小时候家乡大约有5万人,如今只剩1万多人了。我喜欢与大山为伴,希望做好生意,故乡越来越热闹。”
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拒绝过度包装


快递包裹如何才能选择最合适的包装?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义乌商人李华,直到今年双11前夕,他才找到了破解的方法。

多年来,李华一直从事家居用品的生产和销售,早年主要做批发时,产品都是统一装箱,大批量运走,他从来不用为包装发愁。但自从做了电商之后,散件的打包却始终让他头痛不已。

他的商品中,不仅有体积比较大的塑料桌椅,也有中等体积的塑料脸盆、垃圾桶,还有数量更多体积更小的衣架、封口夹、各种样式的盒子,而且不少订单都会一次性购买多种商品,“打包工人单单是在选择合适的快递箱上,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就不少。”

李华还注意到,为了方便打包,增加效率,仓库里的不少打包工人,会下意识地选择体积更大的纸箱子,不仅浪费空间,还会产生大量的填充物。而且,使用大箱子同时还会增加运输成本。他当时就意识到,“这部分的成本,太费了。”

但传统的打包,靠的是仓库人员的经验,“我不太相信经验”,李华说。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不相信个人经验的,还有菜鸟这一群年轻海归算法工程师,他们自主研发了一套“装箱算法”。通俗地讲,这套算法会根据某个店铺销售的商品体积、重量以及某些特性,为商家推荐最合适的箱型和装箱方案。

让每一件商品,都能装入到最合适的箱子中,从源头上,帮助商家和快递公司节约包材使用以及仓储配送空间,平均减少15%的包材使用,仅在菜鸟仓内,过去一年就“瘦身”了2.9亿个包裹。更少的包裹,对应的是更低的物流成本,经过“瘦身”后的物流成本,每一单能够省下3毛钱。

“如果订单里有垃圾桶,这个系统还会建议打包工人,将其他比较小的商品,装到桶里之后再打包,很聪明很有意思。”李华说。并且,这一技术已经面向全行业开放,将成为绿色物流的基础设施。
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全民围观传送带


“快递卡在传送带上了,真想过去帮它拨一下。”

11月1日零点,天猫双11在微博、抖音、快手等平台首次开启全球快递直播,全天24小时不间断,直播包括物流仓中的智能机器人、横跨欧亚大陆的中欧班列、远洋巨轮、以及白雪皑皑的边疆村落。

凌晨1点半,陕西的网友“彩虹天堂”刚刚抢购完双11,就开始期盼自己下单的东西什么时候能送到,焦虑的心情令她迟迟无法入睡。

她打开了机器人仓库的现场直播,发现有几千万人正在观看,一时发出惊叹:“看着这些高科技分拣机器人还是挺稀奇的。”像她一样,同时在线的几千万网友都很好奇,机器人配送快递到底是怎样的高科技。

截至11月11日11时30分,这场直播吸引了1亿人次观看,网友们凌晨3点还在评论区互动:“机器人没电了还会自己回去充电!”“199号机器人去哪了?是不是在偷懒?”
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这台编号199的机器人,因为上班“摸鱼”屡次被主管抓,瞬间成了快递界的小网红,网友们时不时地发评论调侃“看他偷懒的样子,像极了我上班时忙里偷闲的摸鱼,机器人也是打工人呀!” 有网友还研究起机器人的分拣路线,观察分拣员的工作模式,甚至因为一件快递卡在了传送带上而急得直刷屏。

 “从双11开始之前,菜鸟就想到了用全球快递直播的方式展现双11物流”,菜鸟网络小二孙翔说,“主要原因是看到今年很多媒体平台也都在尝试慢直播,发现受众对这一方式的接受程度还挺强的。很多用户对快递背后的一切都不了解,甚至连快递配送各个环节是如何运作的也不清楚。所以希望用直播的方式呈现双11物流的真实现场,也让购物者能够感知现代数字物流的进步,看到自己购买的包裹在流水线上真实的样子,以及中国经济流动直观的展现。”

他也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熬夜观看机器人搬货,“第一天就有800万人在线观看,连续直播12天,累计观看人次超过了1亿,“接下来该揭秘更多物流现场了。”


孙翔所说的神秘场景是菜鸟驿站的无人车快递配送。目前,在北京、上海、杭州、天津的一些校园和社区,无人车送货均已常态化运营。浙大校园内,机器人“小蛮驴”和菜鸟小G也一刻不歇地奔跑在配送的路上。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无数个快递末梢


杭州西湖区的一个居民小区门口,杨戬信穿着红黑相间的顺丰制服,坐在一堆码成了山的纸箱旁,低头打着电话。

他身边停着一辆小三轮。以前,他送快递,用的是自己的二手电动车。这两天,天猫双11的快递下来了,单量暴增,这个小三轮,是他特地找朋友借来用几天的。

“又没通。”他忍不住吐槽,一边拿起手边其他快递,一边接着说:“这个人我已经记住他了,每次送快递,都要打好久的电话。”

快速发泄完负面情绪,他又开始打下一个电话。每次电话接通,他都会试探性地问一句:“我在你小区门口,你方便下来拿一下吗?”

“但很少有人愿意下来拿,最后总归是我们一个个送上去。” 

杨戬信和无数快递员一样,是这场购物狂欢节的末尾阶段最重要,也最容易被忽视的角色。

他算了算自己在天猫双11期间的任务量:三个小区,每个小区一晚最少200个快递,其中70%能在当晚派送完,剩下的人要么不在家,要么已经太晚了,送不了。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晚上8点,借着小区门口水果店的灯光,杨戬信将打过电话,要求送上门的包裹拨到一旁,又把剩下的部分整理好。等他跑来跑去,把包裹都送上门,已经是40分钟后。

杨戬信匆忙啃了几口面包,把剩下的快递搬到快递柜前。他要把剩下的快递都装进柜子里,“站点已经堆满了,不能带回去。”

还剩下几十个包裹,可空着的柜子不到十个。杨戬信能做的只有等,他一边给包裹主人发短信,让他们尽早下来拿快递。一边盯着附近,看有没有人来拿快递。每空出一个柜子,他就能装一个包裹。

去年,杨戬信是另外一个公司的快递员。天猫双11后的一个星期,他基本没回过家。“有一天晚上,我和别家公司的快递员,在一个小区的快递柜前守了一夜,为了占位子。”

“今年还算好的。”他估算了下,按照目前的进度,今晚12点前就能收工。“这和今年双11分成两拨,有点关系。”
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有“强迫症”的驿站


福州十里江湾小区的物业隔壁有个菜鸟驿站,这里没有想象中快递满满,无处下脚的后双11景象,所有包裹码放地整整齐齐,仿佛进入了一个微型的仓储式购物超市,货架的收纳能力被发挥到了极致。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来取件的一位阿姨,进门十几秒就找到了自己的快递,放在门口的取件机上一扫,“取件成功!”一个包裹被成功认领。

“我有强迫症,必需把包裹都按照大小、形式,分门别类摆好。”菜鸟驿站站长雷李云是个95后小伙儿,30平方米的站点里放着9个六层快递架,最上层是长条的包裹,第二层是小盒子,第三层是大一点的盒子,中间三层放袋子,最底下放大箱子,所有快递单朝外,方便业主取件,7号货架会放一些比较贵重的包裹,整个驿站清清爽爽,远远望去还以为是个图书馆。

这种强迫症,始于他还在上大学时候做校园菜鸟驿站的经历,当年因为做得好,还得了校园创业大奖。

今年天猫双11从11月1日就开始了,整个物流的周期被拉长,从3号开始,驿站就进入收件高峰,“每天都有一千多单,4号那天有1600多个包裹。”为了不破坏驿站的“阵型”,雷李云严格遵循“一个萝卜一个坑”,货架被摆得严丝密缝。

小小的驿站,平时在雷李云高超的收纳技巧下,从来没有出现过放不下的情况。因为住户大多是上班族,所以取件高峰在晚上6到8点之间,雷李云也基本每天9点开门,晚上9点关门,不过双11期间,很多快递员都在连夜送件,晚上10点11点还经常过来投递,“我已经在站点睡了好几晚啦,快递员都跟我很熟了,他们知道我开着门,就会尽量把当天的件都送完,这样第二天可以减少点工作量。”

来取件的户主,从进门到出门,一般都不会超过一分钟,墙上贴着各种指示,货架上也有清晰的指引,“他们老说我排得太整齐了,都不好意思破坏阵型”。


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

不过雷李云说他生活里倒是没什么强迫症,“家里比较乱,没有驿站这么整齐啦,这样做主要还是为了提升大家取件的效率,让大家体验更好。”

毕竟早一点收到包裹,可以早一点获得拆包裹的喜悦。物流进化史,不正是为了这个终极目的。



版权声明:放单平台 发表于 2021年5月11日 下午4:48。
转载请注明:22.5亿个包裹,它们如何完成大迁移? | 补单网

相关文章